专题网: 行为规范示范网 教师专业发展网 上海市文明校园创建 今天是2019年09月16日星期一 上海天气 多云 29℃~24℃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黄建初:人在技术之上 - 上海市南汇第二中学
 您的位置:首页 >> 教师发展 >> 学习体会 >> 黄建初:人在技术之上
黄建初:人在技术之上
发布时间:2019-03-12   浏览 236 次   来源:黄建初 访问记录 下载全文 发表评论

人在技术之上

——电子交互白板教学研究活动辫析

黄建初

 

小秦老师是信息科技学科带头人,带了一个团队在做教学技术应用的课程建设,先后搞了2次展示研讨活动,我都应邀参加。之前,信息中心的俞老师也做过网络技术与教学整合的研究。

把这些研究活动做回顾与思考,有好多值得辨析的地方。

教师为何用脚投票?

这次活动放在张江某中学举行,因为团队中的骨干教师小严是这所中学的教师。活动开了2节研究课,一节英语课,一节化学课,由这所中学的教师承担。看得出2位执教教师做了很多准备。团队的合作伙伴也陪同做了大量准备工作。

可是,好多前来观摩学习的教师没有等活动结束就已经不约而同离开了,不像上次在南汇二中的活动,能够坚持到活动结束。我由此想到了一个词——教师用脚投票,心中不免有隐痛,却难以数说。

不能简单地把问题推到教师身上。如果是一次有内涵也耐看的教研活动,教师会克服困难坚持到活动结束。

我们需要从活动本身反思。仔细想想,这次活动与上次的活动相比,没有新意,还是上次活动的“复制”。有教师上课,有核心团队成员介绍,有主持人小秦的“微报告”。有参会专家领导讲话。活动的形式不错,实质没有进步。

教师对课的评价心中都有“谱”。这2节课有了教学形式的改变,实质是否改变才是教师关心的问题。在会场多次听到“技术要为教学服务”,事实上,2节课运用的技术对教学没有起到多少服务的作用,没有引领课堂教学上升一个层次。我们的思路被观念束缚了。只是想着要把新技术运用到教学中,却没有好好思考教学设计本身是否符合当前教改的走向?

我觉得教师的教学是由观念支配的。大而分之,有教会和学会两种。我们工作室组织过一次研讨,主题是“教会还是学会”,持“教会论”的教师与持“学会论”的教师都有,他们的教学会大相径庭。

以那节化学课“水的三种状态——固态、液态、气态”为例,教师还是以传授知识为教学目标,只是把原来的黑板、粉笔变成了电子白板,教师把知识教给学生的痕迹十分明显,学生只是被动地接受知识。这种教学观已经非常落伍了。

交互电子白板的引入并没有引起教学方式方法的改变,相反,由于教师初步学用交互电子白板技术,运用的熟练程度不高,常常会有技术不听话的尴尬出现。讲课的教师心中的那个急溢于言表。

是不是教师能够熟练掌握技术,这种课就有内涵可学了?也不是。

现场听到了实验团队的话语,认为交互电子白板技术的运用会对教学产生积极影响。问题是这个立论来自何处?至少我现在听到的推理都是以领导的讲话,文件的规定为依据。误认为讲话、文件的论述已经是真理了。我们要做的就是以课堂教学论证讲话、文件的话语是正确的,“先验论”的痕迹十分明显。实验团队教师根据讲话、文件做自己的推论。臆测的成分居多。

教师有自己的认识习惯,说教学好不好需要看现场的教学活动,如果确有实效,你不说他也认了。如果现场的教学效果不好,你再怎么说好他都不会相信。我坐在第一排,能够观察到学生在课上的学习状态,甚至比一块黑板、一支粉笔的讲授式学习还不如,因为学生动手圈划、看书想想、思考交流的时间和空间几乎都被电子白板的设定框住了,教学依教师原先的设计“开火车”,预设明显,生成没有了。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教师用脚投票有根据,他们的认识习惯没有多少理论可说,但是合乎真理的标准。无可非议。

人在技术之上!

谁运用新技术,谁的认识、观念就对决定了新技术行进的路线和走向,对新技术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人在技术之上》是署名陈平的文章,发表在2016年第1期《人民教育》杂志上。足见编辑对这篇文章的青睐。

技术需要人来掌握运用。执教教师的观念如果还停留在“教书”上,把书上的知识教给学生就是教师的天职,有了新技术还是走老路,这样的课怎能叫到场的教师信服。如果一位有数年教学经验的老教师,不用这项新技术,照样可以把这节课上的很出色。那么,使用交互电子白板使课前的备课时间远远超过以往,谁还愿意做“吃力不讨好”的营生?

陈平老师认为: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新技术、新事物也是如此,它们给学习带来的不全是积极、有利的影响。移动技术可以让学生实现随时随地学习,但移动设备未必只可以用来学习。设备在学生手中,他们可以随时随地学习,也可以随时随地不学习。互联网学习的一个特点是“碎片化”,碎片化带来的问题是学习没有系统性,缺乏深度思考,这无助于孩子思考能力的提高。

我们所获取的对未来教育可能产生影响的技术,基本来自由地平线项目顾问委员会选定、由新媒体联盟每年发表的《地平线报告》。但《地平线报告》讲,他们发布的只是对教育领域有“潜在”影响,“可能”会被应用的“新兴技术”,其主要意义是供研究者研究及分析。这些技术及技术的实践模型都不是很清楚,远没有达到实践的层面。

读一读这篇文章,有助于我们在实施教改实验时有更开阔的视野。

怎样证明教改的结果优于传统教学?

需要以证据说话。证据来自何处?不是教师的推论推理,而是课堂观察看到的实然情况,包括学生学习的过程与结果,他们的学习状态积极主动与否?他们对学习的内容表示出强烈的学习愿望还是跟着教师亦步亦趋地被动学习?

还以那节化学课“水的三态”为例,课上学生的活动很少,教师的讲授占了总课时的80%以上。看似教师已经完成了教学任务,其实只是教师把教案完成了,至于教学目标有没有达成,无法以课堂事实来证明。

或许是教师太注重把交互电子白板技术的“优点”尽力与教学结合,所以凡是能够“结合”的地方,一个也不错过。结果可能适得其反,只要教师讲解、学生练习就可以掌握的知识,非得用交互电子白板技术包装展现,有画蛇添足的多余。

中国的儒学有做“微言大义”注释的传统。

为圣人的话语做解释,前提就是对圣人言确信无疑。孔子的话有后人做注释,到朱熹时代进入高峰。这种文化传统的优点是社会思想的稳定,不会有人轻易怀疑圣人。它的最大危害就是难有思想的新意叠起。

常常看到文章的立论以圣人之言为据,殊不知圣人之言需要得到实践的检验,需要经受逻辑和哲学的检验。西方学界从培根的实验科学开始,走进了以实验为立论依据的时代,这是历史的进步。我们国家的学术有为圣人言注释的传统,至今仍然根深蒂固。教师的文章常常以《课程标准》、文件、领导讲话为据,与缺失实验科学的传统不无关系。

以圣人之言为标准,为圣人之言做注释,这样做学问有失实验科学的精神。当今中国,常常为学生乃至学界少有创新能力、创新精神而呼吁,殊不知从我们的课堂开始,就以传授式教学一统天下,把复制、背诵视为学习的唯一,已经把创新的萌芽扼杀在教育初期,学生的思考、思想、思维受到遏制,创生的种子难以得到发育、生长。

能否借助于交互电子白板技术把一节课的意义价值提升?是值得小秦团队思考和实践的。

仍然以水的三态为例。这样设计是否可行?以前置学习单,引导学生看书,弄清水的三态是指哪三种状态?我想学生看书回答这个问题不难,书上不都写着吗!然后检查各小组学生前置学习单上的问题,是否已经通过合作交流解决?有没有在阅读中的疑惑?需要全班做探讨吗?

然后询问学生,通过阅读、解释、交流,还有没有问题?

没有。教师提出问题让学生探讨,除了三种状态以外,水还有没有其他的状态?水的三种状态科学家是怎样得出的结论?

水除了“三态”外,有没有介于两种状态之间的第三态?有没有既不是这种状态,也不是那种状态的存在?怎样提出和证明:水的某种状态,既不属于液态,也不属于固态,更不属于气态?

还有,从水的固态演变为液态,介于两种状态中间的过度点是在何处?我们能否给它一个名称?这个实验需要怎样设计?怎样完成?需要哪些器材,哪些材料,在怎样的实验室完成任务?

也许,有教师认为这不是我们中学教师的任务,那么,中学教师的任务就是把书本的知识在教师的口中、电子白板上演示一遍?

新课程倡导不是教教材,而是用教材教,两种不同的教学设计,哪一种更符合新课改的精神,符合时代的召唤呢?答案还是很显见的。

叶澜教授主持的新基础教育研究主张让学生带着问题走进课堂,带着更多的问题走出课堂,这样的教学需要有民主、开放的意识,有科学探究的精神,不是把知识作为一个“终结真理”教学生知道、背诵、复述,而是借助科学的方法获得知识、方法、思想、精神。也就是科学知识、科学方法、科学思想和科学精神。

由此,我们需要重新思考创设怎样运用交互电子白板技术改进教学,其价值取向是什么?其教学流程怎样设定,交互电子白板技术运用在什么教学环节是比较适合的?

我参加过一次课题研究的实验课。一位体育教师上“站立式起跑”教学内容。一位观察员手持手机拍下了教学结束阶段的学生状态,一位学生的站立式起跑依然没有达到教学目标。在研讨中她把手机的照片转入了交互电子白板,给执教教师看这个细节,以此为据提出修改意见。这种现场收集数据资料的方法,与实证研究的精神相一致。我们在场的研讨团队领受了一次交互电子白板技术的直观培训。

还有,在实施小组合作学习教改的课例研究中,需要收集各小组讨论交流的实然状态,一个班级有近十个小组,需要观察员团队匹配。如果教师自己做研究,没有这么多的观察员进课堂,交互电子白板技术是否可以起到反映学生真实学习过程的作用?

人在技术之上。当我们进入研究时,团队人员的集体学习——阅读与交流是非常重要的基础性工作。没有理论视角做指引,没有实证研究的精神做垫底,研究难以走向理想的高度。课堂教学运用交互电子白板技术的实验,不是因为技术本身的问题而制约了教改实验的成功可能,而是因为教师的思想观念存在种种问题,束缚了教改实验有效行进的研究路径与方法。

(本文刊登于《今日教育》20191期)

 

(初稿于二〇一六年,修改于2018年)

(黄建初 上海市浦东教育研究发展院 ) 

 

 

 

 

 

 
学校专题网:行为规范示范网 教师专业发展网 上海市文明校园创建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惠南镇拱北路2300号    Email:nylon_26@163.com  电话:(021)68036042
Copyright© 2008-2019 上海市南汇第二中学版权所有 沪公网安备 31011502100173号